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訪彤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648章 推心置腹

驚濤駭浪 第1648章 推心置腹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7 12:27:24

-第1648章推心置腹

男人把事業當做生命,女人將事業視為點綴。

冇人知道許一山真正的心思。他在融城計劃上的真正看法,是他自己從曆史的維度,經濟發展的趨勢以及人類進步的必然性得出一個結論。中部要實現大城市群的設想,靠強硬的政策和人為的努力,即便架起了一個殼子,也是冇有靈魂的軀殼。

大城市群的設想是美好的,令人充滿遐想。特彆在中部這樣的地區,如果有一個能媲美世界格局的大城市群,自然會帶來蓬勃的生命張力。

但是,這一切都要建立在水到渠成的基礎上。倘若人為硬性去湊滿這個夢想,那就好比是建在沙灘上的城堡,潮水湧來退去,生命都不會留下。

換下熊莊,送鄧曉芳上馬,就是他對融城計劃的最真實寫照。

鄧曉芳一介女流,關鍵一點她非事業型的女性。融城管委會在她手裡,不可能出現大起大落的境況。女人守舊,特彆是對事業的追求,她們遠冇男人那樣有野心。

還有一個更關鍵的地方,在於鄧曉芳的背後有一個常務副省長的丈夫容海。這樣,即便融城計劃遭人詬病,也不至於會被人下死手問責。

這就是許一山目前做需要的一個局麵。維持融城計劃局麵不出現波動。他不想在沙灘上建一座城堡,他寧願在堅硬的岩石上搭一座茅草棚。

他需要騰出時間和精力,畢竟,他還是衡嶽市的書記。

在管委會連續工作半個月,許一山必須回衡了。

在許一山離開的這段日子裡,市長英朝暉也連軸轉了半個月。

現在的衡嶽市,既像一個巨大的工地,又像一個熱鬨非凡的菜市場,更像是一架開足了馬力在運轉的機器。

有人開玩笑說,衡嶽市就像一個剛睡醒的人,睜開眼發現彆人已經跑在自己前麵很遠了,他正在邁開雙腿大跨步直追。

因為人口激增,帶來了市場繁榮。人們交口稱讚,衡嶽市迎來了一個明媚的春天。

英朝暉彙報了全市目前的工農業、工商、貿易和經濟方麵的全部工作。作為全市龍頭企業的衡江集團,在解決了用工問題後,各項工作都推進得非常迅速。

英朝暉興致勃勃說道:“老許,按目前的這個勢頭髮展下去,不用一年的時間,我們就能將桔城甩在身後八條大街。”

許一山滿麵笑容道:“辛苦你了,老英。”

英朝暉搖著頭道:“老許,你我就不要說客套話了。就算辛苦,我也喜歡喝願意啊。看著真可以用日新月異來形容的衡嶽市,我說句矯情的話,真讓人覺得人生冇虛度啊。”

他由衷說道:“這當然與你有關。我現在算是真正體會到了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的道理了。衡嶽市在你的領導下,就是不一樣啊!”

英朝暉的這番話,不明白的人還真會覺得是在拍許一山的馬屁。隻有真正懂得的人,纔會明白英朝暉的這番話完全是發自肺腑之言。

其實,在英朝暉的問題上,本來是很玄乎的一件事。

英朝暉從省人大調任衡嶽市擔任市長,大家都明白這是龔省長的安排。

英朝暉作為長期在龔輝手下工作的人,自然是龔輝最信任的人之一。否則,衡嶽市市長這麼重要的位子,不會讓他來坐。

龔輝安排英朝暉擔任衡嶽市長,背後的意義不言而喻。他需要一個心腹來製衡和製約許一山。

事實上,當初英朝暉來衡後,確實表現出了與許一山背道而馳的做派。

一個班子裡的一二號人物如果不願意同乘一條船,這條船勢必會顛覆。許一山審時度勢,他非常清楚班子成員團結的重要性。

在他表現出一番大智如愚的調和下,英朝暉的態度發生了激烈的轉變。從他驅逐龔省長派來的關於實施全民醫療免費指導組就宣告了他與龔省長已經不在一條戰線上了。

就像英朝暉在有限的一些私人聚會上說的一樣,他完全是被許一山的人格魅力所征服了。當一個人真正心繫天下的時候,他身上綻放出來的光芒,能將黑暗驅散得無影無蹤。

“對了,老許,你可能又要禦駕親征一回了。”英朝暉笑嘻嘻道:“衡江集團生產的柴油機,在東南亞國家的市場上冇有表現出預想的那麼好。看來,你不親自出馬,這個局麵會打不開。”

“不會吧?”許一山驚異地說道:“據我所知,江山重工在全球都有一套完整的銷售鏈,他們還會拿不下東南亞的市場?”

“人家現在有保留。我們也要理解人家。”英朝暉苦笑道:“江山重工雖然是衡江集團最大的股東,但是畢竟他隻是股東。他不可能把家底子都亮給我們看吧?我與他們的高管接觸過了,感覺他們在對待協助衡江集團柴油機出口銷售這塊,很有保留。”

許一山笑道:“意思就是他們不願意把市場拱手相送?”

英朝暉點了點頭,“其實,我們也能理解不是?人家花了那麼多精力和財力,才建立起來這麼一套網絡,我們一分錢不花,就將人家的市場拿過來用,人家心裡肯定不高興,不情願嘛。”

“確實可以理解。”許一山笑笑道:“既然人家有所保留,我們也不要強求人家了。老英,我想,你帶一支人馬出去吧,我就不相信你打不開這個市場。”

英朝暉笑道:“老許,你忘記我還是一名市長了吧?堂堂一個市長,帶人出去跑生意,你不怕彆人說我們衡嶽市的人,都鑽錢眼裡去了?”

“我不怕,你怕嗎?”許一山笑吟吟道:“鑽錢眼有錯嗎?一個不能為民謀幸福,一個不能為社會創造財富的政黨,都是不合格的政黨。有人說,我們黨和政府本身不能創造財富,這就是一個謬論嘛。我們要打破人們對我們的看法,讓他們體會到,我們的黨和政府,纔是財富的真正創造者,纔是為了人民福祉一直在負重前行的政黨。”

英朝暉顯然被許一山這番話感動了,他認真說道:“老許,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像你這樣,這個世界該有多麼美好。”

英朝暉的這句話,牽出了接下來的話題。

在風起雲湧,欣欣向榮的衡嶽市,一股陰風也在悄悄侵蝕進來。英朝暉不無擔憂道:“社會治安出現了死灰複燃的現象。這就好比一個人富了,總會有人盯著一樣的。老許,你對這件事有什麼意見?”

許一山歎口氣道:“對於違法犯罪,我們從不姑息,露頭就打。”

“可是這個人,可能有點難對付。”

“誰呀?三頭六臂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